澳洲打工度假聖經 寄宿家庭,是適合我的選擇嗎?

寄宿家庭適合我嗎 (1)• 澳洲留學網 - 傑瑞斯留學代辦

澳洲打工度假聖經 寄宿家庭,是適合我的選擇嗎?

今天要來跟大家介紹 “寄宿家庭”。 寄宿家庭就是住在別人家裡。 跟分租有一些不同的是,你是跟一整個家庭一起住、一起生活。 大部分會包餐點,甚至會接送,假日還可以一起去玩。 好處是剛到一個陌生的環境,有一個當地的家庭接納你,協助你生活上的一些事情,而且可以訓練自己以英文溝通。雖然貴了一點,但是最能夠了解當地文化的一種方式。不過不時也聽到學生抱怨。覺得付了那麼多錢,卻得到不周到的待遇。 想要提醒大家,詳盡了解寄宿家庭是什麼? 是不是適合你的選擇? 你懂得彼此尊重嗎?

通常成為寄宿家庭並不是為了賺錢,因為還真的賺不了多少錢。 大部分的人是出於愛心,希望可以協助國外來的,對自己國家陌生的青年。 而且自己也可以因此多了解外國的文化、語言等。

當然壞心的人也是有的,出門在外,自己還是必須要小心。這個我們暫且不提,讓我們來了解一般大多數的寄宿家庭應該要如何彼此包容、尊重,才能得到最棒的人生體驗吧!!!

澳洲打工度假聖經 寄宿家庭,是適合我的選擇嗎? • 澳洲留學網 - 傑瑞斯留學代辦

首先,我們要先了解寄宿家庭的心態是什麼,這樣我們也能體會他們的辛苦與付出。 我找到以下一篇怡秀寫的,他們接待澳洲來的旅客的一些過程。我覺得寫的超好的,很感人。 所以反而言之,澳洲的寄宿家庭在接待我們的學生的時候,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的。大家了解之後就不會先以負面的角度來思考這件事。

再來,大家也要了解,因為包餐,寄宿家庭不可能為你們特別煮其他的菜。 當然是他們吃什麼,你們就吃什麼。 澳洲人的話,沙拉、麵包、起司是正常的。 早餐的話也是玉米片等就解決了。 不是他們想虐待你們,而是這就是他們的生活。 不可能天天都有大魚大肉,大家算一算自己付的費用扣掉水電、瓦斯、食材、交通等等,其實是沒有多出那麼多錢可以天天都吃好料的。 不信的話跟著去一次超市,就知道行情了。 另外吃飯時間也不是他們故意要讓你們餓到。 寄宿家庭的成員大部分在白天都有一份正職,下班回家後才準備晚餐,大家必須要互相體諒一下。
澳洲打工度假聖經 寄宿家庭,是適合我的選擇嗎? • 澳洲留學網 - 傑瑞斯留學代辦

還有,寄宿家庭不是自己家裡。 雖然是付錢請他們當自己的家人,但請不要把大少爺/大小姐的態度拿到寄宿家庭去。盡量體貼尊重,能夠協助寄宿家庭的地方就不要吝嗇,當然寄宿家庭也一定以相同的尊重來對待你嚕!

 

其實簡單來說,只要大家能夠了解”寄宿家庭”就是要跟陌生人共同生活在一個屋簷下。 要打開心房,了解不同文化,尊重彼此,多體貼,多包容。那寄宿家庭絕對會是你人生很重要的一個體驗。 相反的,如果不能做到,試想著每天彼此厭惡的住在一起,其實會非常辛苦的!!!!!

看完之後有沒有更了解了呢? 這是適合你的嗎? 請仔細思索嚕!!!!!

 

~ 轉錄自怡秀的部落格 ~

http://goodsimplelife2009.blogspot.tw/2012/06/wayfarers-australia.html

我與Wayfarers Australia 一起經歷的奇妙旅程  written by 林怡秀  接待家庭之一

在我們的生命中,總有一些人來來去去。學生時代,因同一個學區而認識了國小同學,因成績分發而進入了同一所高中,因志趣相投在同一個大學系所裡聚首。完成學業離開校園後,大家各奔前程,在社會職場上,又與另一群人,因相同的專業或分工的需要而相遇共事,年少時打架的同學、昔日的愛人、鄰居、室友、擦肩而過的路人 ……,這些曾在生命中出現的人,或長或短的相遇,有些是過眼雲烟;有些似非鳥掠過,漸去漸遠;有些則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成為接待家庭,接待一位從未謀面且完全陌生的外國人,在我個人或家人的生命經驗中,都是一個相當新鮮的頭一遭。回想起幾年前,參加華德福師訓課程時,因住家就在學校旁,曾接待幾位從外地來上課的同學住宿,飯後常與同學們在客廳彼此分享課程的感受或聊著家庭與孩子,如今當中的同學,有的成為學校的老師,有的則由外地遷居宜蘭,成為家長社群的一員。但成為接代家庭與前述的經驗相較,又是一個截然不同的的初體驗,這位陌生人一進入到你的家庭,就開始如同家人般,共同生活、共同飲食、共同作息著。
志願成為這一季澳洲旅行者合唱團團員來臺期間接待家庭的起心動念, 除了感動於團員們來校分享音樂與教學、不求報酬的無私奉獻精神,讓家就鄰近學校的我們,有一種捨我其誰的使命感。當然也有幾分小小的私心與企圖,是源於邀請單位華得福教育協會的綺文在招募接待家庭的說詞:「每個團員在接待家庭中將以優美的歌聲與器樂來回饋接待家庭的款待。」再者就是想要藉此機會操練自己荒廢多時的英語及讓孩子與外國有人有近距離聽與說的對話機會。懷抱著新鮮與憧憬的期待,打點佈置著三樓空下來的房間,等待著團員到來的那一天!
那是一個下著滂沱大雨的早晨,接待家庭手裡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寫著接待成員姓名的海報,等候迎接著由甫入冬季的澳洲出發來到正值梅雨季節的台灣的團員們。當我們接遞所有團員及行李下車,所有的人已經一身溼透,而歷經九小時長途飛行及機場至宜蘭兩小時巴士路程的團員們,在各自回到接待家庭短暫休息後,就需返回學校為晚上的演出進行排練,這是合唱團來臺停留一周馬不停蹄的開始。
我們接待的團員是Gill,是年紀較長的團員之一,加入Wayfarers合唱團至今有六年的時光,在團中擔任女高音,若說在「魔戒」的演出中擔綱咕嚕人一角,大家肯定對她精湛的詮釋印象深刻。Gill是一位單身未婚的女性,從事Gardener多年,對唱歌與演戲有極大的熱誠與興趣。在言談中可以感受到她對團長Judith的創作才華與幾近狂熱的工作態度相當的欣賞與感佩,而Gill自身也是位非常認真的工作者。
Gill在家生活的這一周,我們就如同平日一樣在家用餐,並沒有特別安排外出用餐。事先在團員資料中注意到Gill喜好bushwalking(bushwalking是澳洲居民一種普遍的活動,通常會在都會的公園中或住家附近的森林裡健走,有時會是在國家公園中一整天的健走。)因此第三天傍晚特別領著Gill由照安路往山上的方向步行,讓有健走習慣的她在平日的早晨或傍晚有條路徑可以活動舒展。
在第五天趁著難得的陽光與好天氣,我們驅著單車沿著冬山河自行車步道漫遊,一邊聊、一邊欣賞河岸風光,直至利澤簡橋前,我們與這座地景紅橋與龜山島合影後,便返家用餐。我問Gill「冬山的空氣與家鄉的有什麼不同?」她說「確實是不同,除了比較潮濕外,冬山有都市的味道。」對身居台灣的我們來說,冬山是個鄉下地方,但對於來自Canberra 開闊牧場與草原的Gill 來說,一直在進行都市變更的冬山 ,確實是一個相當開發的市鎮。
平日晚間,晚餐後我們會在餐桌上聊團員們在學校工作的情形、聊關於Wayfarers、聊演出的樂曲與從未見過的樂器、聊生活、聊夢想。有一回我說到當我的孩子長大後,我會專職的從事年幼時的夢想­——藝術創作。Gill分享了Judith的一席話:「人在小的時候,總是說我長大了要……,等長大後會說,等我賺足了錢,我想要……,等賺足了錢又說,等我兒女長大了,我想要……,而到了那時,已年老體衰,什麼事都作不成了。」雖然是老生常談,但足以知道為什麼Wayfarers團員,無論老少、無論家庭背景或經濟條件,他們可以暫時拋下學業、工作或家庭,在興趣與熱誠的支持下,參與這為期長達近半年、辛苦艱辛的志願服務工作。(實現夢想永遠都不嫌遲,這一刻就行動吧!)
在短暫一周的停留中,團員們與各年級進行歌唱與戲劇的工作坊,並在6/8發表團員與孩子們密集教學的呈現,我們驚見孩子展開了視野、從中學習並獲得極大的樂趣!而在“千年之聲”與“悅我性靈”的兩場演出中,我們分別浸淫在古典聖樂歌曲與頌揚自由平和、生態環境的和諧樂聲之中,真摯的感謝團員們無私的分享與奉獻!身為接待家庭的一員,我很榮幸可以為團員服務,一起渡過這短暫卻美好的一周。
合唱團離台前三天,在學校最終場的演出悅我性靈時,我就開始感受到即將離別的不捨,而Gill也多次的說著“I am sorry”,表達著才將熟悉旋即要離別的感受,我也體驗了這一遭奇妙的旅程,既陌生又熟悉,似過境的旅客又似親密的家人,這樣的感受一直綿延著,直到目送這位家人、這團旅人搭上前往機場的巴士,漸行漸遠。離情的不捨在那整整的一天揮之不去。就像綺文說的,世界那麼大,我們一定是有著特別的緣份,讓我們在這輩子、在這個地方注定要相遇,也許我們會再次相遇,也許是這輩子的唯一一次。這行旅人們如飛鳥般掠過,卻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記!
So long! 祝福Wayfarers接下來的每一個停留的順利平安、收穫滿溢!謝謝妳,Gill,在妳一天的忙碌工作後,還貼心的協助我攪一鍋皂,讀睡前故事給我的小女兒聽。So long, my dear family !!
澳洲留學諮詢 - 專業代辦回答您的疑問

Recommended For You

About the Author: Rosa LI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